<dl id='wfu42'></dl>

  • <i id='wfu42'><div id='wfu42'><ins id='wfu4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wfu42'><strong id='wfu42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wfu42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wfu42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wfu42'><em id='wfu42'></em><td id='wfu42'><div id='wfu4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fu42'><big id='wfu42'><big id='wfu42'></big><legend id='wfu4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wfu42'><strong id='wfu42'></strong><small id='wfu42'></small><button id='wfu42'></button><li id='wfu42'><noscript id='wfu42'><big id='wfu42'></big><dt id='wfu4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fu42'><table id='wfu42'><blockquote id='wfu42'><tbody id='wfu4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fu42'></u><kbd id='wfu42'><kbd id='wfu42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wfu4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wfu42'></ins>

            龍鳳瓶之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1

              乾隆年間,耒陽縣有個秀才,叫湯甲午。這一年,湯傢蓋瞭一棟新宅。搬進新宅不久,湯甲午就像變瞭個人似的,整日癡癡傻傻,茶飯不思,一坐一整天,不說一句話,人們都說他撞瞭邪。湯甲午的妻子湯謝氏心裡著急,請郎中到傢裡給他診病,他卻說自己沒病,把郎中轟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上午,湯謝氏從街上買菜回來,一進客廳,猛地看到湯甲午倒在地上死去瞭,地上還有一堆嘔吐物。她不由得驚叫一聲,沖出屋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正午時分,耒陽縣知縣苗文龍坐著官轎,在一班衙役的前呼後擁下來到瞭湯傢。

              勘察完現場,苗文龍向湯謝氏瞭解情況。湯謝氏抹著眼淚說:“回老爺,我傢搬進新屋不久,夫君就像變瞭個人似的,整天不言不語,坐在傢裡發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問:“他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?”

              湯謝氏說,大約一個月前的一天,他們夫妻兩人坐在客廳裡,一個在看書,一個在擇菜,突然,響起一聲瓷瓶落地的聲音。兩人嚇瞭一跳,扭頭一看,隻見桌上放著的一對青花龍鳳瓶中的龍瓶摔落在地。當時屋裡隻有他倆,也沒小狗小貓,更不見老鼠,屋外也沒刮風,龍瓶怎麼會莫名其妙摔落在地?夫妻倆百思不得其解。也就是從那天開始,湯甲午變得癡癡傻傻瞭,他似乎整天都在想著這個問題,苦於解不開這個謎團,人就變得有些神思恍惚瞭。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點點頭,走到客廳桌旁,看瞭一眼桌上的鳳瓶,他猛地呆住瞭,隻見這隻青花鳳瓶長頸闊肚,上細下圓,瓶上面除瞭畫有一隻鳳以外,還刻有一些古篆,看起來像是符籙咒語。這不是一隻普通的青花瓶,顯然,湯傢人並不知道它的珍貴,否則不會這麼隨意地擺放在桌上。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不動聲色地抬起頭看著鳳瓶上方的房梁,若有所思,半晌後說:“我想應該是這樣,那天,一條蛇順著房梁而下,欲棲身鳳瓶,蛇頭入瞭鳳瓶以後,蛇尾在搖擺中將龍瓶掃落在地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啊!”湯謝氏聽瞭,不由得愣住瞭。呆瞭片刻,她轉身從門後摸出一根竹竿,說:“若真像老爺說的這樣,豈不解瞭我夫君心中的謎團?龍瓶既已碎,我還留著鳳瓶幹什麼?”說著一揚手,準備用竹竿把桌上的鳳瓶掃落於地。苗文龍一把抓住竹竿,說:“且慢,別壞瞭這隻青花瓶,讓我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走上前去,兩手小心地端起桌上的鳳瓶,倒過來,搖瞭幾搖,隻聽“啪”的一聲,瓶口掉出一條花蛇。一個衙役搶上一步,一腳將蛇頭踩為肉泥。

              湯謝氏欽佩地叫道:“老爺果真說對瞭。”隨即,她又號啕大哭,道:“可憐我夫君被這事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,現在又無故身亡,天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玄機梁上藏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把鳳瓶小心放好,嘆瞭口氣,說:“他這個讀書人,遇到問題非要得到解答,可用書本知識又解釋不瞭,於是走火入魔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說到這裡,苗文龍心裡一動,再次走到湯甲午倒地身亡的桌旁,抬眼細看上面的屋梁。新漆的梁是不會積留灰塵的,苗文龍細細一看,梁上有一小塊地方未曾漆到,上面似乎還有一個小洞。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令衙役搬來一架竹梯,登梯而上,用手摸那小洞,手上沾瞭一些滑膩膩的東西,仔細辨認,那滑膩膩的東西竟然是蠟。

              苗文龍不禁仰天大笑,說:“哈哈,好個狡猾的傢夥!”

              從竹梯上下來,苗文龍告訴湯謝氏,有人借油漆屋梁的機會,在梁上挖瞭一個小洞,裡面裝滿瞭砒霜,然後用蠟封住。湯甲午坐在下面喝茶,熱氣上升,蠟化瞭,砒霜就撒在瞭茶碗裡,湯甲午喝瞭茶水後中毒身亡。

              說完,苗文龍從身上拿出一根銀針放進桌上的茶碗中,銀針果然變瞭色。

              湯謝氏見狀十分震驚,她說漆工是鄰村的周十五,苗文龍當即派出衙役把周十五拘往縣衙。臨走時,苗文龍對湯謝氏說:“你傢龍鳳雙瓶龍瓶已碎,我傢正好有一隻龍瓶,可否把你傢的鳳瓶賣給我,配成一對?”

              湯謝氏一聽,趕緊抱起鳳瓶遞到苗文龍手裡,說:“若不是老爺出手攔著,鳳瓶也早已被我打破瞭。老爺救下鳳瓶,這鳳瓶就是您的瞭,請拿走就是。隻盼老爺早日破案,給我夫君昭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