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 id='3qh7l'></i>
      <ins id='3qh7l'></ins>

            <dl id='3qh7l'></dl>

            <i id='3qh7l'><div id='3qh7l'><ins id='3qh7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3qh7l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3qh7l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3qh7l'><strong id='3qh7l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'3qh7l'><em id='3qh7l'></em><td id='3qh7l'><div id='3qh7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qh7l'><big id='3qh7l'><big id='3qh7l'></big><legend id='3qh7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3. <tr id='3qh7l'><strong id='3qh7l'></strong><small id='3qh7l'></small><button id='3qh7l'></button><li id='3qh7l'><noscript id='3qh7l'><big id='3qh7l'></big><dt id='3qh7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qh7l'><table id='3qh7l'><blockquote id='3qh7l'><tbody id='3qh7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qh7l'></u><kbd id='3qh7l'><kbd id='3qh7l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王維作畫戲權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  王維非常喜歡作詩畫畫,他在這方面也很有成就。但是王維生性剛正,不肯依附權貴,更不肯把畫作為禮物送給他們。因此,他做官不久,就得罪瞭宰相李林甫,被貶職後離開京城長安。滿腹才華的王維到終南山過起瞭隱居生活。
              王維隱居以後,終日飲酒賦詩,種花繪畫,日子過得倒也逍遙自在。他的酒量越來越大,往往喝得酩酊大醉才開始作畫,久而久之,竟形成瞭習慣,無酒不作畫。
              當地的太守,是個不學無術的人。他聽說王維隱居在山中,也想讓王維畫幅畫,掛在客廳,賣弄一下風雅。他派師爺幾次去請王維。王維討厭這種人,每次都閉門不見。
              後來師爺聽說王維有酒後作畫的習慣,便給太守出瞭個主意,太守聽後不住地點頭。
              過瞭幾日,山下張員外派人給王維送來一張大紅請帖,請他前去赴宴。自從王維來到終南山,常常和張員外在一起談古論今,二人也算有幾分交情,所以他接到請帖,就下山瞭。
              王維來到張員外傢門口,見張員外陪著太守和師爺一起出來迎接他,不由得一愣,有點不痛快,但既然來瞭,也隻好將就著喝起酒來。
              王維有幾分醉意,腦海裡便閃出一幅幅畫圖,他急得直搓雙手。張員外知道他這個習慣,便把他讓到客室裡"休息".
              王維見案上鎮紙下壓著宣紙,案頭放著磨好的幾大碗墨汁,便興沖沖地抓過大筆就要畫。常言說,人醉心不醉,酒迷人不迷。正當他要揮筆作畫時,猛然想到太守求他作畫的事,心想,莫非今天是騙我給太守畫畫嗎?想到這裡,他又放下瞭筆,在屋裡踱起步來。他見室內白墻如粉,潔凈照人,決定把畫畫在墻上,這樣誰也拿不走瞭。可是在墻上作畫,筆又顯得太小,他便從腳上脫下一隻佈鞋,蘸飽瞭墨,在墻上抹瞭起來。他畫完後,也沒向張員外告別,就匆匆忙忙走瞭。
              太守和師爺進屋一看,隻見墻上橫一道豎一道,也不知都畫些什麼。太守氣得連話也說不出來瞭。張員外說:"大人不要生氣,請將蠟燭熄滅,看看究竟怎樣。"
              蠟燭熄滅後,室內一片朦朧,墻上一彎新月,發出柔和的光,畫面看上去好像是一條小溪,小溪邊有一架葡萄,那葡萄枝條左纏右繞,雜而不亂,那一串串又肥又大的水靈靈的葡萄,饞得人直想流口水。真是一幅好畫啊!太守和師爺十分高興,心想一桌宴席就換來一幅名畫,實在太便宜瞭。
              原來,他們以為王維是把宣紙掛在墻上畫的。當他們用手去揭時,才知道這畫是直接畫在粉墻上。太守和師爺一下子氣得滿臉通紅,氣憤地離開瞭張員外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