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kzqd5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kzqd5'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kzqd5'><strong id='kzqd5'></strong><small id='kzqd5'></small><button id='kzqd5'></button><li id='kzqd5'><noscript id='kzqd5'><big id='kzqd5'></big><dt id='kzqd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zqd5'><table id='kzqd5'><blockquote id='kzqd5'><tbody id='kzqd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zqd5'></u><kbd id='kzqd5'><kbd id='kzqd5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dl id='kzqd5'></dl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zqd5'><em id='kzqd5'></em><td id='kzqd5'><div id='kzqd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zqd5'><big id='kzqd5'><big id='kzqd5'></big><legend id='kzqd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kzqd5'><strong id='kzqd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kzqd5'><div id='kzqd5'><ins id='kzqd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kzqd5'></span>

          2. <ins id='kzqd5'></ins>

            窗外的老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夏天的一個周末,我帶著兒子在傢裡休息,突然覺得屋裡光線一暗,扭頭一看,隻見一個工人坐著吊繩,緩緩滑落到我傢窗前。最近我們這個小區正在重新粉刷墻面,經常有工人在樓外高空作業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四歲的兒子也看到瞭窗外的工人,很是興奮,立馬大叫瞭起來:“爸爸快看,蜘蛛俠叔叔,蜘蛛俠叔叔來我傢啦!”兒子一邊叫一邊跑到窗邊,蹦跳著朝窗外揮手。我上前抱起兒子,窗外正在忙碌的工人看到我和兒子,笑著對我們擺瞭擺手。

              我沒多想什麼,伸手就打開瞭窗戶,窗戶一開,我便感到一股巨大的熱浪湧進屋裡。現在正值盛夏,又是晌午,屋裡一直開著空調沒感覺,打開窗才覺得外面熱氣逼人。我不由皺瞭皺眉,這才看清瞭外面的這位工人,他大概三四十歲,臉通紅得有點嚇人,額頭上的汗珠子不停地滴落下來,身上的背心早已完全濕透瞭。

              兒子見窗戶開瞭,就向窗外伸出手去,張口叫道:“蜘蛛俠叔叔!”我有點尷尬,忙一拍兒子的屁股:“胡說什麼!”那位工人卻一點也不生氣,笑呵呵地說:“沒事兒,沒事兒!”

              我一聽他的口音,不由問道:“你是河南的?”工人笑道:“是啊,河南新鄉的。”我樂瞭:“我也是河南的,河南開封的,跟你們新鄉挨著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哎呀,是老鄉啊!”工人很親熱地叫瞭起來。我除瞭一個月前給老傢打電話,也很久沒說傢鄉話瞭,此時嘴裡的傢鄉話不由脫口而出,打趣道:“咱們河南老鄉真是無處不在啊!”工人笑著說:“是啊,兄弟,這是你自己的房嗎?”我點點頭,說:“前年買的。”工人問:“上海的房子很貴吧?”我笑道:“一平方兩萬多塊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厲害,厲害!”這位窗外的老鄉沖我豎瞭豎大拇指,“兄弟你混得真不賴。”他和我說話時,雙腳本能地蹬在我傢窗臺上,雪白的窗臺立刻印上瞭兩個黑腳印。我有點不快,正想關上窗戶,不料這位老鄉似乎聊上癮瞭,又問我:“兄弟,你在上海做什麼的啊?”我不好意思太冷淡,隻好答道:“我和朋友一起合夥開瞭一傢船務公司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船什麼……”老鄉顯然對這個行業很陌生,的確,我們河南是平原地區,平日裡誰也不接觸船舶方面的東西,我隻好簡單地向他解釋瞭一下。老鄉聽得很認真,不時點頭回應,最後,他看我不說話瞭,就又問道:“那你們公司一定很賺錢吧?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個……”我一怔,笑道,“一般吧。”在我們老傢,尤其是農村,很多人還不懂得“隱私”這個概念。看這老鄉聊得沒完沒瞭,我再次想關上窗戶,這時老鄉突然又發問瞭:“兄弟,你多大瞭?”我有點不耐煩地說:“我80年的。”老鄉一愣,笑著說:“原來你比我大啊,我是83年屬豬的,你們在城裡就是會保養,不服不行啊!”我沒想到這老鄉比我還小三歲,本以為他差不多四十瞭呢。眼看老鄉又要發問,我趕緊搶在他前面說:“聊瞭半天,耽誤你忙瞭。我關窗瞭,你高空作業,要註意安全呀!”

              老鄉點點頭,說:“這活兒是我老婆的表哥托人介紹的,在體力活裡收入算高瞭,沒關系還拿不到手呢!好,不聊瞭,我已經落下一截瞭,再不幹完不成任務瞭。”說著他拉著吊繩,離開瞭我的窗口。我頓時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不由苦笑:這老鄉也太愛聊天瞭吧。

              等他下去後我才發現,聊天的這陣子,屋裡的空調涼氣都快跑光瞭。我趕緊關嚴窗戶,把空調溫度調低,很快,房間裡又涼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休息瞭一下午,傍晚時我想起今天和朋友約好瞭,晚上要聚餐,就帶著兒子一起出瞭門。這時已是下午六點多瞭,可一出樓道,還是覺得悶熱難耐。我帶兒子上瞭車,駛出小區大門,見那位老鄉正和幾個工友蹲在路邊吃西瓜,看樣子,他們剛做完工。

              我覺得就這麼開車過去有點不禮貌,畢竟幾個小時前聊瞭那麼久,於是打開車窗,沖著老鄉喊瞭一聲:“哎,老鄉,我出去辦事瞭,再見啊!”

              老鄉看到我,愣瞭愣,隨即就撿起地上切開的半隻西瓜,朝我走瞭過來。他笑呵呵地說:“來,來,吃點西瓜!”說著直把西瓜朝我車裡塞。我還來不及推辭,兒子就伸手接住西瓜,抱在瞭懷裡。我還想推辭,老鄉似乎看出瞭我的意思,將腦袋伸進車子,兩個胳膊肘壓在車窗玻璃上,低聲說:“老鄉,你拿著吧,我得謝謝你啊!你不知道,今天你幫瞭我的大忙啊!”

              他說什麼,幫瞭大忙?隻見老鄉盯著我,有點神秘地說:“你不知道,今天是我第一次幹這種活兒,到你窗外時,我已經頭暈得厲害,看什麼東西都閃著白光,隨時就要暈倒瞭,我是咬牙死撐著呢。這時候,你打開瞭窗戶,你那屋裡的涼氣一沖,我的眼睛這才看清瞭東西,和你聊著天,你屋裡的涼氣一陣一陣吹過來,我的腦子才慢慢清醒過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我明白瞭:難怪下午老鄉裡唆地和我聊瞭這麼久,原來,他是想借著聊天吹一會兒我屋裡的空調,好緩解中暑的癥狀啊!

              老鄉後來說的話,我都沒有聽見,等我緩過神來,老鄉已經站在車外向我揮手告別瞭。我慢慢開著車子,思緒無法平靜:沒想到一點小小的善意,對生活艱辛的人們來說,竟是極大的幫助……